三七文化

三七历史故事_三七文化传承

这里有三七历史,有三七的传说故事,有三七故乡人文风情,也有三七民俗传承,这里不只是三七药理,苗乡三七,传承三七文化,为大家讲解不一样的三七。

网站首页 > 三七与健康 > 三七文化

文山三七的人工栽培历史

发布时间:2020-03-25 发布者:苗乡三七 浏览:556次

文山三七古称开化三七,自有记载以来,开化三七就是名贵药材,声誉极大,价格昂贵。据考证,其人工种植历史600余年。

  文山古称开化,清康熙六年(1667年)对教化三部、王弄、安南三长官司地实行改土归流,置开化府.雍正八年(1730年)设文山县,民国2年(1913年)废府改为开化县,次年恢复文山县名。

  清代开化府包括的地域,相当于今山州文山县、马关县、麻栗坡县、西县、砚山县大部和红河州河口县、屏边县、蒙自县东部和金平县东部。所以开化三七,也就是文山三七的古称。

  文山州由于自然条件得天独厚,栽培三七的历史悠久,自有记载以来,开化、广南的三七就列为名贵药材,声誉极大,价格昂贵。“开化三七”更是早在清朝就已蜚声海内外。

  民国十二年(1923年),《广南地志资料》记载:“三七产于县治各乡山地,花(盘)略似韭子,草本,年约出数万斤(疑为鲜七)。根叶均入药金用,其花可作茶饮,补血之功高出花旗参之上”。根据民国十三年(1924年)查报资料所编的《西畴县地志》通记,三七

产于西畴县全境,年产4万余斤。1937年《全国通邮地方物产志》统计,云南出产三七约3.16万斤。《新纂云南通志》记载:“开化、广南所产三七,每年约数万斤。”

  当时,这些三七行销云南、四川、上海和香港。清道光年间,官至云南巡抚的吴其,曾经与广南知府的书札往返,在他所写《植物名实图考》一书中说:“余在滇时,以书询广南守,答云,三七茎叶,畏日恶雨,土司利之,亦勤栽培…盖皆种生,非野卉也。”这是文字记载人工栽培三七年代的证据。

  文山地区种植三七历史悠久,据世代种三七的人家口头推算,至少也有三百年以上的历史。但细研赵学敏所著《本草纲目拾遗》“昭参”部分,似觉“人参三七”有非野生者,以及相传明崇祯年间,李自成部下神医尚炯亦用三七为药等,可以推测,人工栽培三七的时间一定远远早于清初。

  乾隆二十三年(公元1758年),时任开化府知府的唐大宾主持修成《开化府志》,在此书第4卷“田赋”的“物产”部分,其中“药属”所列的第二种药物就是三七,只可惜文字太简略,没有说明到底是家种还是野生,道光八年(公元1828年)开化府安平厅通知周炳主持增补续修了《开化府志》一书,但对此没有增补任何材料。

  云南省农业厅编的《云南三七》中称:“专家曾在文山、广南等县原始森林发现14年生之野三七。”文山州科委编的《文山科技》杂志刊载的《三七》一文中说:“据1956年全州普查时,曾发现马关、西畴等县深山密林中有野生三七的生长。”而在陈照宙等著的《三七》综述中“野生的和人工栽培的在形态上有些差别,野生种地下茎与根呈长条形,根冠部较长,质地较粗糙,叶较宽大呈野生型:栽培种根茎较粗短,质地较细,叶较细致,不大。” 杨涤清在《几种人参属植物的细胞分类学研究》一文中,称:“野生个体极为罕见。”遗憾的是,这些地方尚存和发现的“野三七”,是否都经过鉴定,是否是真正的野三七植株,因没有留下标本和鉴定资料,至今不能考证其真实性。

  可见,三七被移为人工栽培时间远远晚于人们使用它的时间。若按《金瓶梅》的记载和其成书时间来看,明洪武(公元1368-1398年)之前已经有相当长的人工栽种历史和相当可观的人工栽培规模,否则,广南三七要在万里之外的异地被认知和普遍使用是不可能的,因此可推论,三七的人工栽培历史至少在640年以上。

  三七到底有什么作用,看这一篇全知道:三七粉的功效